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打印 收藏 字体大小:

麦香

发布时间:2023-7-19 11:14:42    阅读:1189次

炙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,远远望去,柏油马路隐隐升腾着青烟,路边平铺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麦粒,燥热的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麦香,又是一年麦收时节,恍惚间,我仿佛回到了儿时,看到金黄的麦浪随风起伏。

那时的机械并不发达,麦收的主要劳动力还是人,每到麦收时分,那日益金黄的麦穗就是最有力的号召,姑父们陆陆续续的赶回老家,开始一年当中最忙碌的时刻。

麦田中,微风拂过,一望无际的麦子如同大海的波涛一般上下起伏,翻滚的是沉甸甸的希望。彼时的爷爷如同战场上的将军,他沉稳地迈入麦田,伸手拽起一株麦穗,两只大手一搓,微微泛着金黄的麦穗上下纠缠,不一会儿就有金黄的麦粒伴着零星的麦絮聚集在手心里,爷爷将麦粒放入嘴里,轻嚼出“咯嘣咯嘣”的响声,那是麦粒完全成熟的声音。爷爷大手一挥,“开镰!”身后的众人手持镰刀扎入麦田,一人一垄,手起刀落,一把把的麦秆被整齐地放倒在陇上,无人说话,一时间只听见齐刷刷的“嚓嚓嚓”声,那汹涌的麦浪在逐渐缩小,最终露出深褐色的土地。

捆麦秆的妇女们也不甘示弱,手里拖着成捆的草辫子,快速地向铺在地上的麦子袭去,用腿趟着麦秆向前,如同滚雪球一般,很快脚下的麦秆堆成了小丘,抽出肩上的草辫,拽住一头往成堆的麦秆下一送,另一只手快速的抓住草辫头,使劲儿往怀里一拉,一捆麦秆就被收拢,双手灵活的打结,一个个沉甸甸的麦子捆儿就成型了,那过程丝毫不拖泥带水,一点都看不出半分生疏。就这样,一割一捆,转眼间,成片的麦浪被田间圆滚滚的麦捆儿代替,随风激荡的,是谈笑风生中压抑不住的喜悦。

作为孩子的我们也不闲着,手拿麻袋,跟在大人身后捡拾遗漏的麦穗,一株株小心地放入麻袋,因为这是我们麦假的作业——勤工俭学,最后交到学校的时候,成绩最好的是会在大会上表扬的。争强好胜的我们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株麦穗,用自己的火眼金睛仔细搜寻着每一垄,那时的我们那样的单纯,宁可顶着烈日炎炎奔波在麦田里,也不肯接受大人们递上来的一把麦穗,我们执拗地找寻着,也许那是我们最初的执著。

最让人兴奋的还是轧场。收回家的麦子经过几天的阳光烘烤,终于可以脱粒了。早早地,家里人就在爷爷的指挥下将麦秆铺成圆圆的一片,一上午的翻晾之后,晨起的水汽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,终于可以开轧了。爸爸开着拖拉机,拉着沉重的石磙在铺好的麦场上转圈,据说这可是个技术活:怎样绕圈可以保证每棵麦秆都被轧到,什么速度既可以让麦子脱粒又不会被压碎……这些我都不懂,只是看着爸爸开着拖拉机在麦场上驰骋,然后担心他会不会头晕,因为看着他不断地绕圈,慢慢地,我就觉得头晕目眩了,每每这时候,我就会蹭到老姑父身边,去蹭吃蹭喝。这一天,爷爷的荷包总是会“大出血”一次,各式各样的零食、酒水总是堆满了麦场一角,我最感兴趣的却是浸在冰凉的井水中的小香槟,酸涩中回甘的带着白色泡沫的饮料,父母总是不让我喝,说是里面有酒精,小孩子喝了会变得不聪明。但是自小疼爱我的老姑父不会,他总是会把自己的拿在手里,趁人不备就让我悄悄抿上一口,清凉的带有刺激的味道一下子冲击味蕾,瞬间一股凉意袭遍全身。“就一小口啊,不许多喝!”耳边传来老姑父的叮嘱,我一连点头,咂咂嘴,回味着那股甘甜,好像隐隐有麦子的香甜……

后来,随着年龄的增长,外出求学,收麦渐渐淡出了我的生活,偶尔端午回家,也是被拘于家中收拾,不再跟着去麦田、麦场。再后来,爷爷去世了,收麦好像突然没有了灵魂,家里人再也没有了那份心绪,也许是为了躲避思念吧。现在,父母早已搬离老家,收麦彻底从我们的生活中销声匿迹,只是偶然在路边看到晾晒的麦粒,突然醒悟,又到了麦收时节了,我开始想念那翻滚的麦浪和空气中饱胀的麦香味,也许,我所念念不忘的是那段满浸着麦香的记忆吧……

(新启元:李林)

相关新闻列表:

华体会hth首页

联系我们

地址: 河北沧州渤海新区中捷产业园区

邮编: 061100

电话: 0317-5232129

传真: 0317-5232129

邮箱: info@zjshjt.com

   中国石油   |    中国石化   |    中国海油   |   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   |    中国石油和化工网   |    石油工业标准化信息网   |    国际能源网